从国债机制看中美经济周期

中美经济周期有其内在原因,其跨度和波动特征既不同又相互关联。 美国消费由服务业驱动,中间周期为6-8年,与利率周期波动有很强的同步性。中国的投资由制造业驱动,周期为3-4年,与房地产和政府转型有内在的兼容性。 欧阳光(John young欧阳光)和本杂志特约作者张虹/文,2008年之前,全球资本供给以日本资本为代表,即流动性陷阱下的“渡边夫人集团”。2008年后,美国基金被作为一个典型的例子,即QE实施,大量廉价基金发行。 机构通过“借入低息、投资高息”和“借入短期、投资长期”在全球套利,资金数额巨大。 一旦息差减少且没有利润,资本就会回流。 美国在2007年降息,导致日本套利基金迅速离开美国,引发美国金融危机。2015年美国利率上升导致全球套利基金重返美国,引发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动荡。 一般来说,当经济下滑时,资本会选择在债券市场避难,债券收益率也会下降。当经济上升时,资本将出售国债,以追逐股票期货等高风险资产,国债收益率也会上升。 美国债券市场是全球资本市场的“冰山”:全球经济正在变冷,冰山正在吸收更多资金;随着全球经济升温,冰山融化并释放资金。一口气一次释放直接影响了全球货币、股票和期货市场的冲击。 回顾历史,布什政府的债务和赤字在那一年迅速增加,并被用于福利和军事扩张。 2008年,美国政府债券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0%。在过去的10年里,它已经急剧上升到105%,如果超过100%,它很容易发生危机。 2019年2月,美国国债达到22万亿美元,创历史新高。 2018年,美国债务利息支出约为3000亿美元,占政府总支出的7.4%。据估计,2030年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%;7%,被“借低利率也借高利率”消化掉 美国国债持有者中,70%是美国人,规模约为15万亿美元。其中,政府机构持有5.8万亿美元(社会保障基金持有约2.8万亿美元),占26%;30%是规模约为6万亿美元的外国投资者,其中中国持有1.1万亿美元。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是全球利率的“锚”,决定着其他变量。 国家利差导致美元和其他货币之间的波动;长期利差(长期利率-短期利率)是国内生产总值和股票市场的主要指标。 2019年3月,美国3个月期国债收益率为2.489%,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2.437%。短期收益率比长期收益率高出“颠倒利率”,这是经济衰退的主要指标。 让我们看看美国资本市场,美国债券市场的长期牛市,它已经持续了30年。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14%-16%,未来30年,国债收益率一直下降到3.2% 目前,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下降,从2018年9月的3.3%降至2.5%,达到一个稳定水平,未来2-3年内很有可能出现近2%的下行冲击 利率期限结构非常平坦,这表明美国风险偏好低,长期基金不愿意分散风险,银行基金不愿意借入短期资金进行长期投资。 从全球角度来看,随着全球资本数量的急剧下降,2019年购买美国债务的外资数量将大幅下降。 美国股市正处于周期性高点,面临下跌风险。 自2019年以来的持续反弹是,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大幅下跌后,股市相对于债券市场的风险溢价和配置价值有所提高。其次,企业利润尚未下降。 一旦美元走软,股市将加速下跌。 中美经济周期的关系有以下三个方面:1 .资本市场波动:“经济周期→债务周期→利率周期→资产轮换” 利率是主要指标,国债收益率反映了市场的经济预期。 通过对利率周期的分析,可以判断经济周期的位置,确定拐点。 利率的周期性变化是大资产配置的“锚”。 经济周期有长、中、短三种。使用中周期来判断市场趋势,使用短周期来判断市场拐点 长期为康博时期(50-60年),中期为(10年),短期为秦池时期(3-4年) 2.事实上,中美两国有各自的内在动机,其跨度和波动特征既不同又相互关联。 美国消费由服务业驱动,中间周期为6-8年,与利率周期波动有很强的同步性。中国的投资驱动力以制造业为主,中间周期为3-4年,与房地产和政府更迭有着内在的兼容性。 3.两国的经济周期相互传递:“美国开始经济周期→消费扩张→中国出口增加→开始经济周期” “拐点”先后出现:中国的中期周期在2015年底达到顶峰,比美国早3年;短周期在2017年10月达到顶峰,比美国早一年或一年半。 通过以上分析,我们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判断如下:1 .中美利差:10年期国债是100个基点的合理衡量标准,现在只有35个基点 如果美联储暂时不加息,中国可能不会加息,甚至降息,这对中国经济复苏有利。 2.中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水平正接近周期底部,债券牛市即将结束。下半年,随着中美贸易关系和经济数据的改善,国债收益率水平将被推高,1-2年震荡上行的可能性很大。 3 . 2019年下半年强劲的通胀预期将抑制央行的货币宽松政策。 4.中国股市处于周期中期底部,估值溢价水平在合理范围内。中期风险不高,并将向上波动。 (1)为住房市场提供短期支持,大量资金将流出住房市场。(2)如果资本外流无法控制,政府也不会被排除在结束股市上涨周期之外。(3)银行配置资源,国有企业和房地产收益最大 目前,银行正面临存款流动和无风险利率上升的局面,导致经营压力加大。 美元疲软有利于中国的经济发展。2019年初最重要的事情是美联储将暂停加息。 2017年美国加息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,美国债务收益率攀升,吸引了全球资本流入。 2019年初,美联储改变了今年三次加息至2.75%的决定,以“暂时不加息”,并提前结束降息。 美国暂停加息有四个主要原因:1 .美国经济周期处于最关键的状态,宏观数据在4月份继续恶化 2019年,美国经济预计增长2.5%,S&P 500指数为3000点,乐观预测为3400点,悲观预测为2500点 如果利率提高到3%,可能不会支持经济稳定。 2 .自2018年9月以来,美国股市下跌了6%,如10%,拖累了2019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下降0.75个百分点,如季度上升4%,对国内生产总值贡献0.25个百分点 3.2018年,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导致全球美国资本回归6万亿美元。 2019年,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的改善,资金流动可能会逆转。以前进入美国的资金没有进入实体,而是在各基金之间流通。 摩根士丹利将新兴市场股票评级从低升至高,并将美国股票评级降至低 4.2019年,美国将面临中美贸易谈判、欧美贸易摩擦、政治不稳定等一系列问题,不确定性加剧。 此外,特朗普强烈反对加息。 那么,美国何时可能加息?高盛认为美国不能无限期暂停 所谓的“金发姑娘”(Goldilocks)国家意味着,全球经济的协调适度增长、低通胀和高风险资产价格的上涨不足以引发崩盘。这样好的状态是无法持续的。 高盛(Goldman Sachs)认为,如果美国经济在2019年强劲增长,通胀接近目标,很可能会加息一次。它还承认,美联储可以容忍通货膨胀而不提高利率。 2018年,受美国强劲数据的推动,美元指数没有跌破93点大关,11月份为97.50点。 暂停加息削弱了美元。摩根士丹利建议,美元空指数的初始目标为93,止损为97.50 2019年上半年,欧元将走弱,美元指数也不会太差。预计第四季度将从97点降至85点。 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全球增长率为2.7%-2.8%,美国增长率为2.5%,美元指数可能在2020年降至81.1% 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,股市和美元都很强劲。特朗普希望它们在2020年的选举中有所增强,但股市面临着适应美元的压力。 因此,美国也将在2019年下半年稳定其经济。 随着强势美元的疲软,弱势美元实际上有利于中国的经济发展,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:1 .强势美元对中国金融施加四大压力:(1)人民币贬值压力:根据2015年的计算,人民币实际汇率为1:7.5,预计将导致资本外流 (2)人民币加息压力:如果美联储不加息,利差扩大将加速中国资本外流。人民币利率上调是否会影响国内经济和股市。 (3)资本外逃压力:2015年,中国外汇储备从4万亿美元下降到3万亿美元,加上贸易顺差5000亿美元,导致外汇损失25%。只有加强外汇管制,中国的外汇储备才能保持在3万亿美元,而国际警戒线是2.6万亿美元。 (4)货币紧缩压力:2013年外汇占央行资产的83%,2018年降至55% 为了将政府债券货币化,央行不会改变,不愿支付财政账单,从而加剧通胀。 央行创造了短期资产,如多边基金(MLF)和SLF(),但短期流动性资产和外汇储备长期不匹配,因此应该不断回收和再发行,并不断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维持货币乘数。 2.如果美元走软,人民币贬值压力减轻,将有利于放松外汇管制和人民币国际化。汇率自由浮动将极大地有利于中国的经济稳定。 3.中国经济正逐渐走出中期衰退地区。预计今年下半年会回升,需要一到一年半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。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回到6.5,有些人甚至认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高于6 人民币升值有利于进口,尤其是扩大从美国的进口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威尼斯人手机官网 » 从国债机制看中美经济周期
分享到:
赞(0)

评论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